主页 > 公司新闻 > 靠银行借款和供应商欠款支撑

靠银行借款和供应商欠款支撑

  如临大敌的交警们最后终于将这辆一路飞驰的特斯拉成功截停在Palo Alto市区附近的Embarcodero出口段。截停特斯拉之后,交警猛敲车窗,才成功唤醒了这位车主,将他带走。此处距离交警最初发现Model S的地点已经过去了7英里(约合11.26公里)。这一案件目前还有待继续调查。
 
  车主没有通过现场清醒程度测试,他因为涉嫌DUI(driving under the influence,神智不清醒驾驶,酒驾毒驾都属于这一范畴)而被捕,目前关押在San Mateo郡监狱。这位45岁车主是一位地产开发商,还是硅谷Los Altos市的市政规划与交通事务顾问委员会主席(就市政规划与交通问题为市议会提供建议)。按照加州法律,血液酒精含量达到0.08%就属于DUI(如果是载客商用车,则是0.04%),如果是21岁以下年轻司机或者此前曾经有过DUI记录的司机,DUI的血液酒精含量标准是0.01%。DUI的处罚包括了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。根据初犯、二犯还是三犯的不同情况,司机会面临从1800美元到18000美元不等的罚金,强制参加酒驾学习班(费用从500美元到1800美元不等),48小时到120天不等的监禁,驾照也会被吊销1个月到三年时间不等。严重的酒驾属于重罪,会面临入狱以及车辆没收等处罚。当然,酒驾司机还需要面临高昂的律师费(至少几千美元)以及未来数年急剧飙升的车保价格。
 
  万幸这次特斯拉的AutoPilot运转顺畅,而且101高速在凌晨时间车流不大,才没有再次出现车毁人亡的惨状。  坐在牌桌前的刘立荣没有收住自己的手,就跟《活着》里的富贵一样,将家产都输了。刘立荣可能会更惨,富贵没欠债,刘立荣还挪用了金立十多亿元,导致金立现在四面窟窿。
 
  刘立荣是围棋高手,他是“业余六段”,是非职业选手中的最高段位。他喜欢下围棋,也喜欢拿围棋的道理跟管理公司做对比。2017年年中,他接受记者采访,认为当时金立已经走过了“开局”、走进了“中盘”,接下来迎接金立的是最具考验性的“收官”,“和我下过棋的人都知道,我的‘收官’下得很漂亮。”但是说这些话的同时期,他已频繁坐到塞班的牌桌上,高管们赶去找他,看到他牌桌上满堆筹码。据说他从2017年1月开始到那个塞班岛中国人开的赌场。
 
  刘立荣在香港向证券时报记者承认的确赌博输了钱,但不是市场传言的100亿元,而是十多亿元。湖南人性格的确火爆,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会遮遮掩掩,很少有人公开承认。他的选择可以看出他不能容忍错误的传言,宁肯透出部分真相,也不愿意被误解。或许吐出来一部分内心窝了很久的话,会让他轻快一些。
 
  输了钱,至少在公开场合,刘立荣还神色自若,他从深圳到北京参加2017年年末举行的第二届商界棋王比赛,一路过关斩将,12月10日在挑战者决定战上赢了对手,获得向上届棋王林文伯挑战的机会,可见心理素质过硬,2014年刘立荣赢过林文伯,他本有机会当棋王,但是当天晚间他连夜赶回深圳,放弃了11日和林文伯挑战的机会。最终市场还是获得风声,2017年12月14日,欧菲科技开盘后出现放量大跌,盘中接近跌停,直到收盘仍下跌7.31%,市场传言他赌博输了几个亿,欧菲科技可能出现坏账。在紧急斡旋之下,紧张关系缓解。刘立荣还在微信朋友圈中感谢了一众供应商和银行。
 
  这个时候,刘立荣还以为有翻盘的机会, 11月26日晚间在深圳召开新品发布会一口气推出8款新品全面屏手机,希望产品上打翻身仗,他频繁接触投资人,希望引来接盘方,接受媒体采访时,否认赌博输钱,希望稳定各方。但结果越来越差,坏消息不断传出,销售不好,供应商的钱补不上,刘立荣所持股份和房产被冻结,最终他躲到香港。
 
  刘立荣说他不追求妙手和一招制敌, 喜欢专业、专心。显然赌博更讲运气,赌博还会分散精力,刘立荣说他在围棋上不喜欢“你死我活”的对杀,而赌博则是刀刀见血,他见惯了中长期的博弈,却喜欢上了简单粗暴的刺激。他在围棋博弈上对自己的智商树立了信心,但在赌博上却滥用了这种信心。赌博是财富转移最粗暴的方式,最终他用最粗暴的方式把自己输掉了。
 
  有人说企业家这个群体普遍好赌,比如雷士照明的吴长江, 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爆出挪用公司近10亿资产,还“欠澳门小孙哥一千多万赌债已经一年多”,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在澳门也输了不少。 有一篇文章讲,有企业家让孩子赌博,以训练他冒险精神和收放能力,至少记者不相信,传统上即使是喜欢赌博的人也不会让孩子沾染赌博习气。另外企业家并没有特别偏好赌博,中国人普遍喜欢赌博,从城市白领到贩夫走卒,乡野民夫莫不如此,在记者家乡,有人剁了手指,最后还是回到赌场。
 
  企业家经营企业倒是和赌博有点相似,风险投资是广种薄收,只要有几家成功能赚回来,但是企业家就只能守着自己这棵树,在面对不断变幻的市场时,到底是继续投入还是见好就收?企业家精神要求他们继续投入,继续押注,那些能频繁出现在媒体上的企业家无不如此。见好就收只能小富即安,他们不会成为一线企业家。在关键时期,有些注押下去,人生就是两个方向。
 
  假若在金立的上升期,刘立荣有此败局,可能还有翻盘的机会,因为手里的股权值钱,业务景气捧场的也多,可惜现在是智能机头部厂家高度集中的时代,跟随者市场环境越来越差,他选择的是继续下注,和一线厂家硬碰硬,企业不盈利,靠银行借款和供应商欠款支撑,没有造血能力,早晚血尽而亡。他接受采访时说这些年都不赚钱,最近两年每个月都亏2亿元。同样在深圳,酷派老板郭德英2015年将手中股权套现30多亿元,酷派这两年也是直线下降,但是郭德英却跨了过去。
 
  刘立荣走到今日,自是有过人之处,1994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天津市有色金属研究所,后来南下到日本拉链大厂YKK基层管理干部职位,1996年进入中山小霸王电子科技公司,后任副总经理,2001年离开金正,2002年创办金立。当年他进入小霸王时,段永平出走,刘立荣很快得到升迁机会。山寨机兴盛的时代,刘立荣都挺了过来;智能机的时代,刘立荣掉了队,越往前赶落后越多,现在队伍都要散了。实际上深圳还有不少手机企业做得不错,在海外是隐形冠军。
 
  不少人认为金立的打法有问题,金立一开始就广告战,前两年还是投了不少广告,可是以前打广告能赚回来,现在打了水漂。不是业内人士很难想清楚具体原因,但在记者看来,小米是重要原因,价格高了会遇到苹果华为,价格低了又竞争不过小米这样的打法,所以进退失据。试图推出商务机来增加附加值,但这个市场已越来越有限,想用贵手机和普通人分开的老板有,但那些老板已经越来越老了,新成长起来的老板们又不太会被这么简单的品牌塑造打动。
 
  一家企业就像一个生命体一样,总要挣扎求生。有股东接受媒体采访,主动将刘立荣赌博欠百亿元的事情说出来,这是股东在为自己的财富二战,也是企业维护生命的一部分,现在这个生命体将刘立荣排出体外,就像排毒一样。很多人都在想,当初批评部下赌博的刘立荣为什么自己坐上牌桌?估计刘立荣自己也在不停反思。人们内心深处埋藏着什么?很少有人能提前想到。刘立荣在围棋上有着超强控制力,他肯定想不到在牌桌上失去了控制力。
 
  人们评价刘立荣在围棋上布局沉稳,擅长长线布局,如果把人生比作一个棋盘,现在是他的中场时刻,可是他把棋子输光了。但他棋盘还没有打翻,他今年才46岁,他还有积攒棋子再来一盘的机会。
 
  这已经不是特斯拉Autopilot功能第一次在加州成为焦点。今年8月,一位司机在DUI状态下驾驶着特斯拉直接撞进了一辆消防车。今年1月,一位司机在驾驶特斯拉横跨海湾大桥(旧金山和奥克兰之间)时开着AutoPilot睡着,他被发现酒精含量超标两倍。
 
  但最惨烈的车祸出现在今年3月。一辆特斯拉Model X在硅谷Mountain View的101高速公路上撞到中间护栏,然后又遭到追尾。Model X车体严重损毁后,电池燃爆起火,驾驶员是一位在苹果工作的华裔工程师,在送往医院后死亡。当时Model X同样处在Autopilot状态。加州时间今天凌晨3:35分,一位执勤的加州高速巡警(CHP)在硅谷101高速公路Redwood City段南向车道发现一辆以时速70英里(约合112.6公里)飞驰的Model S,没有驾驶员!!!大吃一惊的交警驱车跟上去并行一看,原来司机正在车里呼呼大睡,这辆Model S显然正处在AutoPilot的状态。
 
  交警先是按照执法惯例,开在特斯拉后面又打灯又鸣笛,试图唤醒这位正在梦游的司机,但却毫无反应。无奈的交警只好联系了其他同事协助,一方面安排警力在后方封锁车道避免追尾撞击,一方面变道开到特斯拉前方不断减速,迫使特斯拉减速停下。